堆几个梗

写不出东西 干脆把梗细化
想抱梗的爸爸们说一声(不存在的)
安雷安吧 反正我个人而言无差吧?
候鸟依旧一句话没写 我到底在浪个什么劲
有没有小天使和我一起玩
最后就是不要脸打tag
还有 极度ooc!!!





这个的想法是源自于【我想将这个世界献给容易寂寞的你】这句
大概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为王的雷狮,安迷修原本是作为骑士跟在身边的,但是安迷修并不适合宫廷(太耿直x)雷狮就干脆找了个理由,一脚把安迷修踢出鸟笼。
不需要你陪我在这里发霉,你本应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你滚吧x
安迷修就开始了旅行,会用画笔纪律下沿途的风景,偶尔也会用树叶了制作标本,一个地方 一个地方的进行旅行
我的恋人是位高傲却又害怕寂寞的人(不 你说的是谁)所以我想代替他走过他想去的地方 代替他看看他想看的风景 然后等到再次相遇时 我会将这个世界献给害怕寂寞的他

这个的题目是【候鸟】
大概是中世纪背景(虽然看不出有什么用)
在暴风雨肆虐后的早晨,安迷修日常去钟塔敲钟时,在海滩上看见了和船的残骸躺在一起的雷狮
虽然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因为海水原因吧,声带出了点问题无法说话。两人的交流都是用是写字,有时候就干脆用手指在人掌心写字(安哥好的很 只是某种意义上照顾不会说话的人)
安哥的小屋很小 就将小屋腾给雷狮 自己搬到钟塔去了 不过做饭还是只能回小屋做
雷狮一般是睡到中午起来 醒来就能看见床头的药 偶尔也有信 就压在药碗底下(雷狮醒来就写信出去了)
雷狮醒来倒也不急 喝了药 看了信 抽出信里的钱 压一部分到碗下面 就溜达到厨房吃午饭
安迷修除了做事 助人为乐 钟塔 就喜欢和镇子里的孩子围在一起 讲着手里那本老旧的骑士故事 雷狮有时候遇到了,就跟着坐在旁边(翻白眼x)
有回来了只猫 黑色的 但是眼睛是紫色的 贼好看 粘着雷狮 巨乖巧
孩子们回家了 安迷修转头就看见雷狮在撸猫 就比划 【海盗很黏你】
雷狮撸着猫 十分迷茫
安迷修就比划 猫是海盗 又指指不远处的狗 那是骑士
就在这个时候 海盗从雷狮怀里跳出去 去找骑士玩了x
雷狮以一种快速且强大的存在感融入了这个小镇 主要还是源于他经常去酒馆喝酒 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 不过被安迷修限制了度数 不能喝太带刺激性的(虽然还是喝醉了 安迷修扛回去的)
雷狮有时候会去钟塔找安迷修 安迷修就很安静的望着海发呆 雷狮就在安迷修手上写 你在干嘛
安迷修回过神来写 我在等人
雷狮问 等人?
安迷修说 恩 是很重要的人
雷狮说 如果那个人不回来怎么办
安迷修说 我会等 然后停顿了一下写 在这里
雷狮就气到不行 说随便你 就转身走了
再然后 雷狮就要走了 和安迷修说 安迷修就回了句 我知道了
只是在送雷狮离开的时候 安迷修第一次开口说话 再见 雷狮
雷狮 顿了顿 没有说话 点点头就上船了 在船上看着岸上的安迷修
雷狮上船的时候 雨燕掠过天空 身旁的母亲同孩子说起 那是雨燕 它们会穿越暴风雨 回到栖息地
雷狮就想起来在醒来时 安迷修说的那句 欢迎回来 看着岸上安迷修 不知是在说给谁听的嘀咕 我回来了
(两人一开始就认识 只是上次雷狮和安哥因为什么事 不告而别 全文雷狮叫安迷修是喂 安迷修 只是叫雷狮客人 当然 除了最后送别的时候)
【还有就是 主旨和下面那个一样吧 安哥选择小镇 即使小镇的居民对他有点冷淡(基本除了帮忙,不太会和安哥交流,反观雷狮混的很熟练x)安哥知道雷狮不可能留在这里 雷狮也同样明白安哥不可能和他一起走】

想候鸟怎么写的时候,就想到到雷狮和镇上的人说是来找人的,找一个混蛋,然后思绪放飞
一座城,一座破败的空城,独自守在王座旁的骑士。
无人能或者说愿意进入那座城,大多数人都选择沉默的绕过那座城,骑士也沉默的站在城墙上望着旅人或者说是城外的那片海。
然后某一天海上驶来一艘船,海盗蛮横又不讲理的踢开了关闭已久的城门,双方最后以两败俱伤收手,不过以此为由,海盗住进了城里,日子一如既往但是也有了改变。
海盗有时来有时走,骑士只是沉默的在城墙上看着,没有踏出过城一步。
唯一一位有钥匙的人【海盗】 只能进入这座城 而不能把他带出这座城 他就是这座城本身
大概就是这样
_(:3」∠)_

这个是哨兵向导设定 雷狮死亡前提
就是危机关头 雷狮把安哥敲晕 在死亡前强行扯断了连接 所以安哥勉强保了命
然后安哥送回后方,但是精神变得十分敏感 很容易惊醒 还特容易做噩梦
噩梦梦见战场以及雷狮离去的背影吧
就以这样的状态 在医院呆了几个月 身体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就申请回小屋静养 然后就同意了
在小屋稍微好些 至少没有做那些杂七杂八的噩梦
然后金和格瑞就来了 看望安迷修 顺便把战场上收集的锤子碎片还给安迷修的x
再然后就和丹尼尔交涉了一下 想去看雷狮
就算是安迷修 也要有人跟着 那就是卡米尔登场了 卡卡的精神体是只白色的鸟 围着安迷修打转 (安慰意义)
然后快到墓地 卡卡就带着他的精神体 四处晃 让安迷修一个人 继续走
安迷修就一个人到底目的地 这时自战争以后一直没有出现的精神体就出来了 是只蝴蝶
病殃殃的围着安迷修绕了几圈 就慢慢的飞到墓碑上 翅膀一张一合的在上面栖息
安迷修就抱着装碎片的盒子 靠在墓碑上说话 什么都说的那种x
那天天气很好 阳光也很好 风吹动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 宛如安眠曲
安迷修说着说着就累了 虽然很累但是心里很宁静 就那样靠在墓碑睡着了 在失去意识之前 安迷修听见了 那句熟悉的话语
晚安
(安哥在小屋睡觉前习惯说晚安)

2017-05-09  /  30热度

评论(9)
热度(30)